“蝴蝶效应”:“陈同佳案”搅动台湾政坛

“蝴蝶效应”:“陈同佳案”搅动台湾政坛
摘要:在陈同佳提出赴台湾区域承受检查的诉求后,事态的开展呈现新的改动。是否承受陈同佳赴台一事及蔡当局一系列不合常理的做法在岛内引发激烈的争议,其效应持续发酵并引发台湾政坛的政治角力。 李雯心涉嫌在台北杀戮女友潘晓颖并弃尸,且触发《逃犯法令》修订争议的香港居民陈同佳,因洗暗仓罪被判入狱已于10月23日刑满出狱。10月18日获释前夕,陈曾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致信提出乐意到台湾区域自首,引爆台湾区域的政治风暴。台当局在应对陈同佳赴台工作上情绪前后重复,以“政治操作赶过司法公平”引发新一轮反弹声浪。“陈同佳案”的开展始末该案发作在2018年2月,陈同佳涉嫌在台湾区域杀戮香港籍女友潘晓颖并弃尸后潜逃回香港。2018年3月13日,陈同佳在香港被捕,并供认杀戮潘晓颖,但香港法院仅能判处其29个月刑期。一方面首要是因为香港实施的是“属地统辖准则”,一般只会在悉数或部分犯罪过为发作在香港境内,才会有司法统辖权。此杀人案发作在台湾区域,香港法院对台湾区域的杀人案子没有统辖权,香港警方无法以谋杀罪申述陈同佳;另一方面虽然潘晓颖父亲赴台报案,台湾“司法系统”发起侦查,2018 年 12 月 3 日士林地检署对嫌疑人陈同佳发布长达37年有效期的通缉令,并一起发函“法务部”转请“大陆委员会”向香港政府央求遣送犯嫌至台,但因香港区域与台湾区域并没有签署“引渡公约”,香港警方也无法将陈同佳送到台湾区域受审。因而,在现有的法令结构下,香港警方只能以偷盗现金、手机等行为,指控陈4项洗暗仓罪外加偷盗罪。2019年2月12日,被害人潘晓颖的爸爸妈妈举行记者会央求香港政府赶快修订《逃犯法令》,将陈绳之于法。在此布景下,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交立法会审议《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彼此法令帮忙法例(修订)法令草案》(民间或媒体一般将其称之为《逃犯法令》或许《引渡法令》),发起修例程序。但是修例终究导致香港反对派与一些急进实力借机发起暴动。而蔡当局在此工作中扮演冷眼旁观并火上加油,合作其“反中、抗中”选战主轴,炒热选情,赚取政治资源的人物。但是,在陈同佳提出赴台湾区域承受检查的诉求后,事态的开展呈现新的改动。是否承受陈同佳赴台一事及蔡当局一系列不合常理的做法在岛内引发激烈的争议,其效应持续发酵并引发台湾政坛的政治角力。蔡当局情绪重复被批“发夹弯”陈同佳出狱后,在香港便是自由人了,他挑选赴台湾自首的正常开展轨迹,应该是陈购买机票赴台湾,台湾检方在机场将其拘捕,案子就重回台湾区域的“司法统辖规模”。但案子的开展却好事多磨。蔡当局应该没有预料到工作会朝向现在的方向开展,也不肯改动现在置身事外,“批大陆、港府赚选票”的定位,在第一时间表明回绝陈同佳以“投案”方法赴台。20日,台湾“移民署”以诬蔑港方“政治操作”且“未供给案子的在港依据”等为托言,将陈同佳和劝陈自首的圣公会教省秘书长管浩鸣控制“入境”。但关于蔡当局的处理方法,岛内一时之间反弹声浪四起。依据台湾“中时电子报”22日的网络投票成果显现,96.26%的人以为蔡当局“应该承受陈同佳投案”。根据民意导向的影响,蔡当局敏捷调整应对计划,并发作180度的转弯。台湾“陆委会”于10月22日黄昏举行暂时记者会,表明现已致函和致电香港政府,将会派出检警人员到香港押送出狱的陈同佳,以及接纳港方的依据。“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呼吁港府按照许诺供给合法帮忙,把相关依据交予台方人员,包含台方上一年两次提出的“刑事司法合作”央求、陈同佳在港的认罪书及庭讯口供等。10月23日,“移民署”又改口称陈同佳赴台注记未被撤消,但并未制止陈入境,仅仅有必要以临柜方法请求,不得以网上签或落地签的方法请求。蔡英文还语带恫吓称陈是台湾区域的通缉目标,一旦入境就只有拘捕,不符合自首条件。以“自首方法”处理是港府的一厢情愿。蔡当局的做法在岛内引发轩然大波。前台湾区域领导人马英九表明,台北市士林地检署已把握一切罪证,当然应让陈同佳来台受审,“陆委会”竟然不行思议要求港府交出完好罪证,并批判蔡英文“发夹弯”,呼吁其拿出法令人的良知与沉着,要求“法务部”依法处理。国民党“大选”参选人韩国瑜也宣布观点以为,民进党当局回绝陈同佳来台受审,是抛弃“主权”中重要的“司法权”的做法,会引发台湾民众的愤恨。台湾法令界人士也蔡当局以“政治赶过法治”的做法极度不满。有台湾资深检察官表明,台行政部门严峻干涉到检察官的“司法职权”。还有检察官控诉台当局为了政治利益罔顾司法正义。此案的开展仍错综复杂,政治角力无所不在。蔡当局情绪重复已引发管浩鸣忧虑陈同佳赴台将遭到不公平的审问,沦为“政治筹码”,因而赴台自首一事可能会拖延3个月,比及2020年1月台湾区域领导人推举后再发起。透视“陈同佳赴台自首”工作折射的深层次问题“陈同佳赴台自首”工作是单纯的“司法”工作,假如回归“司法层面”处理既能够缓解纷扰,又能够显示正义,而蔡当局却为何要将问题复杂化、政治化。这恐怕与其政治情绪与政治利益有关。一方面在“陈同佳案”引发的香港“反修例”工作中,蔡英文一向扮演支援香港反对派与急进实力,斥责大陆与港府的“辣台妹”,并将选战战略与支撑“反修例”深度结合。若“陈同佳案”进入台湾区域的“司法统辖”规模,蔡英文的情绪将发作底子翻转。另一方面2020年推举接近,才智过“陈同佳案”政治威力的民进党当局也忧虑其会在台湾区域引发政治风暴冲击选情。因而,蔡当局处理的初衷是想将“陈同佳案”引发的纷争阻隔在岛外,防止为其推举横生枝节,重复的处理情绪始终是在为陈同佳赴台设置关卡。从详细处理的方法来看,蔡当局采取了“抹黑”、“甩锅”等对待政敌的手法对待香港政府,并彻底跳脱法令结构的束缚,前后矛盾,漏洞百出。首先是呼吁港府持续扣押陈同佳,追诉其杀人罪过,而关于陈同佳在台湾涉嫌犯的罪,香港法庭并无统辖权,不行能将陈同佳续押,或向他追诉涉嫌在台湾所犯的罪过。这以后质疑陈是“被自首”,此举背面躲藏港府政治操作为由决断回绝陈赴台,在民意压力下,拉高姿势,明知港府会回绝却提出派人赴香港押送疑犯。台湾法令当局在香港没有法令权,此举同等要求“跨境法令”,是不尊重香港司法统辖的做法。即便中国内地派差人赴香港拘押疑犯回内地受审都面对法令妨碍,台方又怎能跨境法令。这恐怕是蔡当局想出的以入港法令发誓其“主权”,脱节职责,转嫁危机的新招数。从案子的性质来看,此案已彻底演变为高敏感度的政治工作。一是蔡当局对此工作动机的臆测充溢稠密的政治意味。“政治阴谋”、“政治筹码”等成为案子的关键词。其不只斥责港府私自运作,还天马行空地妄自推测大陆背面下辅导棋。二是处理此案的方法彻底根据民进党当局政治利益最大化与危险最小化的考虑,仅有的“辅导准则”便是防止对选情的负面影响。三是案子的开展走向恐遭到政治意图的牵引。陈同佳没有赴台,蔡当局在此工作上已将机关算尽演绎地酣畅淋漓。因而,很难寄希望于这样的台当局能够摒弃政治影响,对陈进行公平的审判。四是香港区域与台湾区域之间“引渡”空窗的困境之所以难以破解也是由政治要素导致的。此次的工作恐怕仅是“冰山一角”。在两岸关系难以得到良性开展的形式下,此类案子的处理面对的准则壁垒将很难打破,甚至在政治实力的歹意操作下,会发生深远的政治效应。现在,事态的开展已严峻远离原点,后续开展还有待调查。蔡当局如此急转弯式的方针调整,让人很难为其提早书写“剧本”。但案子的处理要想重回“司法”轨迹的难度很大,其形成的成果是“委屈难申,自首无门”的为难,人权无法得到保证,公平正义也成为“政治游戏”的牺牲品。(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职责编辑:徐芸茜 主编:王义伟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